最怪异的预警机XW626:机鼻子上长了“肿瘤”
来源:最怪异的预警机XW626:机鼻子上长了“肿瘤”发稿时间:2020-03-30 16:47:10


3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网站更新,对27家美国企业总计100多项进口中国的医疗相关产品,进行了关税豁免,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医疗物资相关企业。当然,其中不少企业是早在1月31日前就提交了申请,直到3月5日才被美国政府批准。

从上周开始,陆陆续续有美国医务人员和普通民众在社交平台发布带有#GetMePPE(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的标签发文,呼吁外界援助口罩、防护服和防护面罩等个人防护设备,并向美国官员喊话。

肯塔基州州长安迪·贝希尔(Andy Beshear)也对媒体表示:“这真是一个挑战,联邦政府叫我们自己搞定医疗资源的供应链,然后又从我们找到的供应链里买物资。”

28日晚,陶勇穿着“病号服”出现在好大夫在线的直播平台,这是他受伤后首次面对公众。今年1月20日,39岁的陶勇在门诊703诊室出诊时,一名男子进入诊室持刀将其砍伤,他的助理刘平也被砍伤。这起恶性伤医事件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陶勇的救治情况也牵动人心。“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为黑暗和沮丧的两个月。”陶勇在直播中这样描述。坐在镜头前的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伤情——头上被砍了三刀,左胳膊、右胳膊前臂、左手的掌中以及背后都有多处骨折,还有神经、肌肉、血管的断裂。不过,经过两个多月的积极救治,陶勇的精神状态、各方面机能都有较大恢复。他说,大脑的水肿和出血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头疼也好了很多,但回想起当时的受伤情况,依然让人后怕。“当我全麻醒了以后,神经外科的主任和我说‘真的就差一点点’,头上有三刀,一刀差一点点枕骨的骨头就碎了,如果骨头碎了,脑子流出来,结果可想而知,还有一刀砍在脖子上,差半公分,脊髓就会受到损伤,那就将导致高位截瘫,还有一刀,差一公分就碰到颈动脉。”虽然受了如此重的伤,但他表示,自己仍然想回到临床工作。“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老天爷给我留了一条命,可能就是为了让我有给大家继续服务的机会。”陶勇回忆,自己受伤住院期间,得到了很多同事朋友的关心,还有很多陌生人也表达了对他的支持。当他从ICU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看到满楼道的鲜花,护士说不知道谁送的,很多也没有名字标签,他形容那一瞬间“自己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他说,救治患者的过程中,就会发现大部分人是怀有爱心的,医生救死扶伤去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可,看到鲜花就觉得过去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随着感染人数指数式暴涨,不少美国民众终于开始重视这场曾经被视为普通流感的疫情。然而令人糟心的是,全球范围内医疗物资紧缺的浪潮也覆盖到了美国身上,像纽约这样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储备“捉襟见肘”。

周一,油价大幅下跌,美国原油短暂跌破20美元/桶,布伦特原油跌至18年来最低水平,这主要是因为人们日益担心全球采取的封闭政策可能持续数月,这将可能导致燃料需求进一步下降。

联邦政府甚至因此招致美国医院协会、美国医学会和美国护士协会的“警告”。这些机构日前联合致信白宫,敦促政府动用《国防工业生产法》,以紧急提升医用物资生产能力。他们在信中警告,在美国最早出现社区传播的地区以及其他许多区域,N95口罩、防护服、外科口罩、护目镜、重症监护病房设备等物资消耗迅速,现有补充并不能弥补需求。

他还说,由于采取了为遏制新冠病毒蔓延的预防措施,运输减少,导致国内对石油产品的需求减少。

考虑到医疗物资的紧张现状,3月18日,美国联邦政府搬出了因1950年朝鲜战争而设定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授权美国总统在战争和紧急状况下可以直接下令私营企业满足国防需求订单;由政府机构来分配原材料和人手,推动和优先保证战备物资生产;政府可以实施价格管控,禁止民间囤积物资和涨价。

兴许是联邦政府将各州政府的“抱怨”听进了“耳”里,3月24日,自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联邦政府首次动用《国防生产法》采购了约6万个病毒试剂盒。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署长彼得·盖纳表示,美国联邦政府还计划采购5亿个口罩,采购合同中也将纳入《国防生产法》的一些规定。